欢迎访问淮北市图书馆网站!      中文 | English
 
淮北人文
淮北旅游
淮北人文
淮北非遗
淮北特色
名优特产
淮北好人
 
淮北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淮北人文 > 淮北旅游
 
 
烈山古遗址集锦
来源: 发布时间:2011/6/24 16:33:25 发布人:



1、古遗址

1)华家湖“砚墨城”遗址

春秋时期,宋国大夫右相华元,四朝”治国栋臣,宋共公赐其封地建邑,华家湖原为华元封地,建有砚墨城府第,或其它当朝重臣府第。还有顾名思义说是一座专门生产制作笔墨纸砚的文化用品的加工城。对无形的东西展开想象是自然的,总之砚墨城这个很有文化味的名字,几千年后还留在人们的人文思想意识里。

华家湖底砚墨城遗址规模有多大, 关于砚墨城的传说很多,什么“王母娘娘的西天瑶池“城门夜市”“火烧砚墨城”、“神猪拱横”、“水没砚墨城等等,神秘的是不知什么原因满湖水说干就干了。但能够肯定的是古城是建在新石器中期文化遗址上的,这两座文化遗址重叠在一起,证明着淮北先民们历史发展的轨迹,也证明着烈山历史的厚重。

2)竹邑县城遗址

据有关文献、地方志记载及近年有关文史考证,西汉时期,在赵集东北、古饶西北地方曾设“竹邑县”。古城遗址南北长约1000米,东西宽约800米。遗址现为平坦农田,南部东西向大沟的切面处散存着大量的绳瓦片,同时夹杂很多灰、红陶片和器物残件。北部地表上也发现少量的绳文瓦片和鱼纹砖,上述出土文物大多为汉代遗物,因此该城为汉代始建

据清光绪《宿州志》载:“汉置竹县在古竹地,今在许家坡(赵集)古竹山(后为孤处山,赵集孤山)郦道元《水经注》载:“睢水陈留县西浪荡渠,东经太邱至相县故城南,左合白浇水,又东经符离城北,又东南入泗。”现在遗址的地理位置,恰与上述记载相符,此地无疑为汉置竹县。

但至今尚有符离郡即竹邑一说,其原因主要是《括地志》有“徐州符离县城,汉,竹邑城”的记载。清光绪《宿州志.古地考》中已经阐明符离并竹邑:“有人言其州把符离为竹邑,非也,自汉以来,符离,竹邑并列史志,不应一地有二名。”再者按《唐书·地理志》记载,“贞观元年将符离县城移治竹邑”,这充分说明符离和竹邑来就是两个城址而不是一地。

3)诸阳县城遗址

诸阳县城位于赵集山西村,东依塔山,西傍巴河,南至大徐家,北接雷好孜,南北长约600米,东一西宽约550米。城垣虽己沉沦地下,但在雨水冲刷,文化层暴露,厚约1.7米陶片甚为密集。共采集实物标本30多件。其中春秋时期瓦当1件,汉云纹瓦当3件,残陶碗1件,平足碗底2件,兽骨化石1件,豆把1个,泥质灰红陶片12件,国至汉代的瓦片10多件。另发现墓碑1块,因风雨剥蚀严重,全文己无法辩认,仅存“归德府宿”,“诸山……之阳”、“相城”,“泰定元年七月中旬嗣”等字样。因此测定为唐代诸阳县城遗址。      (摘自《淮北文史丛书》详见第2册)                                                                                                                                                                                                                                                                                                                                                                  

4)定陶县城遗址

据《魏书·地形志》记载,定陶县有诸阳山,东魏武定五年置,属南济阳郡。《唐书.地理志》载“武德四年分符离县置诸阳县”。贞祯元年,因符离县移治竹邑,故废诸阳县并入符离。清光绪《宿州志》记载:“今宿州西有诸阳山,故诸阳县在此。”根据上述史志记载,对照遗址的地理位置,该地为南北朝时期的定陶县和唐代的诸阳县城应为两个时期的县城遗址。按出土文物判断, 该城应为春秋时期所建先为定陶县城,后为诸阳县城,或双城或叠城,待后解密。( 详见<<淮北文史丛书>>第2册)

5)南宋磁窑遗址

南宋磁窑遗址在烈山龙岱河下游,黄桥村牛庄段两岸河滩。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土楼村文物爱好者任明习,高中毕业后一直爱好文史,业余时间非常注意发掘文物信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河滩上发现大量的成堆贝壳,不远处又发现窑址,窑址里又发现许多残磁片及有“明正德”年间字样的残碗底,后经文物部门综合鉴定可能是南宋时期的民间馒头型磁窑。

南宋时,烈山属金,战事频仍,加之金人不善建筑,虽然烈山有治陶的人文根源和自然资源,但资源只能外用(解放前景德镇陶瓷业,部分用的是烈山磁土),到明时期,烈山窑的发展水平还只是烧治民用生活用品。

解放后,烈山建起了全市第一个县办瓷厂(濉溪县办);上世纪70年代,烈山公社大办“社办工业”, 建起制缸厂,生产民用水缸及花盆、龙缸等工艺品, 产品畅销皖北广大地区。全国工艺、美术大师韩美林,当年曾亲来烈山缸厂,交流、指导治陶烧瓷技艺。近年烈山转型招商引资驻进了几家陶瓷工艺厂家。

烈山的发展历史表明:宁封的治陶文化,虽然过去了几千年,但烈山治陶文化仍然在延续着。

6)马务山捻军遗址

马务山在宋町镇境内,马务山前东山脚下一片空旷的地方,曾是清末捻军驻扎的营房。营房遗址清晰可见,有伙房、石磨房、有操场、另有原址庙宇遗存、还有原址的六角石塔基础遗存。明确有两个时期的遗存。早期的庙宇是什么庙?六角塔是什么塔?建于何时?毁于何时?不得而知,只能说明烈山文明历史的渊源较深。百多年前的太平天国后期,捻军首领张乐行,曾在淮北三次攻克过濉溪,但他们是过路捻军,而马务山捻军是长期驻扎在此地的,说明马务山是本地捻军或其它“起义”军临时驻扎地。

7)磨旗山捻寨遗址

位于宋疃镇后周圩村东奶奶山出产磨石,传说樊哙曾在此竖旗招兵,至今仍有旗杆石眼,故名“磨旗山”。

1985年采集生铁1块,发现重修奶奶庙碑1块,刻“磨旗山旧有碧霞宫,后有菩萨明楼,前有阎君两厢,再下有山神祠,西峰有三官、火神、灵官、华祖诸殿阁。又有朝阳二洞,洞中有玄帝达摩、自汉唐以迨我朝千余年矣。咸丰中遭兵燹。庙楹拆毁、神像倾颓……”此碑系清光绪年间所立。

据清光绪《宿州志》记载,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捻军大战符离集,收磨旗山。捻军占据此山后,便安营扎寨,屯兵把守,切断清军粮道。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六月,知州英翰带领团练至高皇山。命奸细赵克常打入磨旗山,洋装助捻,里应外合,迫使捻军焚寨西走,转战于萧、宿、永边缘地带。磨旗山捻寨遗址,南北长400米,东西宽60米。现为一片废墟,到处可见用薄板石垒成的寨墙,但布局很不规整,残垣断壁高约1米。

8)明清时期“小煤窑”遗存

“小煤窑”明、清时在烈山分布很多,几百年后这些“小煤窑”大都消失,只有几个清中期在原来旧井上扩大新建的窑址,如邓山口、山北头孙窑及六号井、八号井、十五号井等。尚可辨认。这些小煤窑现有的井口四、五米宽,经过多年的坍塌只有10多米深。但窑工住的布满烟垢的山洞,还清晰可见,见证了窑工们非人的悲惨生活。

烈山小煤窑存在了几百年,2014年,隋着烈山村最后一个友谊二矿的封井,真正完成了历史使命,寿终正寝了,留给后人的只有记忆。

在这记忆的档案里,我们要本着唯物史观的心态,不能忘记她,应去吸收她正能量的文化养份,更不能忘记她的历史作用,用老百姓话说,没有烈山小煤窑,就没有淮北市新兴煤炭城市,更无今天淮北气象万千的新变化。